正文 第202章 红颜东来诉衷肠(四)

作者:凉善 作品:九幽洛图说 本站永久域名
    沈念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楼上一位富家公子手摇白扇,正凝目看着他。[!新雅思答案文字版小说 www.sLZww.com!]那人见他望过来,折扇一收,将把柄对着二人牵着的手点了点。

    沈念卿瞧清他面容,当真吓了一跳,这时又见他一番动作,禁不住脸上一红,松开了手,霍思瞥见他神色不宁,反应过激,便问道:“念卿哥哥,这人是谁?你认得么?”

    沈念卿自然识得,只是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正想如何告诉她。这时楼上那公子拱手笑道:“这位姑娘安好,沈少侠怎会识得我,我倒是认识他。”

    霍思见那人指嫩肤白,分明是女扮男装,忍不住嗔怒,问道:“你是什么人?”那公子将折扇一松,摇了一摇,微笑道:“小生不才,自称赢公子。”霍思道:“哼,女扮男装,鬼鬼祟祟。”

    赢公子笑道:“此言差矣,我光明正大站在这里,又怎是鬼鬼祟祟?倒是某人,浪得虚名。”说时将眼神转向沈念卿。

    其时沈念卿微感诧异,心想:“怎会在此处碰到赢公子?”他曾说下次遇着他便要替二位长老报仇雪恨,可是心中又想,今日遇见思妹,不忍在他面前杀人,何况赢公子既敢出现他面前,料想必有准备。当即避过她眼神,低声说道:“思妹,咱们走罢。”

    霍思知她话里有话,不肯就此离去,道:“赢公子,你这话是何意?”赢公子叹道:“可惜,可惜,有的人实是天下一等一的笨蛋。”说完转身便走。

    霍思顿觉大怒,娇喝道:“你说谁笨蛋呢?”心想自己与她素不相识,总不是说自己了,那么定是说念卿哥哥。这样一想,如何不怒?当下将长剑一挥,叫道:“你若不说个清楚明白,我怎能放你走?”说完纵身一跃,落到了楼上,挥剑往里一刺。

    沈念卿决没有料到她说动便动,这时一见,真又吓了一跳,担忧道:“小心。”说这话时,连他自己都分清究竟是为谁说的。正在这时,只闻见当一声,霍思从楼上落了下来。沈念卿伸手抓住她,又见两道身影凌空落下,定神一瞧,却是三鬼中的二人。

    他心思一转,便知赢公子武功及不上思妹,是以竟差使二人与思妹对仗,这样一想,只觉心中渐怒,可是又忍不住心想:“万幸,倘若思妹那一剑真刺中了……”便不敢再想下去。

    二位鬼者冷眼相待,淡淡道:“沈少侠,别来无恙。”沈念卿道:“二位别来无恙。”说完伸手牵住了霍思手掌,说道:“思妹,咱们走罢。”显是不愿多作纠缠。霍思感受到他掌心的温暖,心头暖烘烘的一片,轻轻点头。

    二人齐步往客栈外走去。这时楼上栏杆处又现出赢公子的身形来,她轻轻摇着折扇,目送二人出了客栈,便即消失不见。

    沈念卿与霍思出了大门,眼望街上人来人往,这才松开了手掌,说道:“思妹,你怎会在这里?”霍思道:“我专程来找你啊。”沈念卿问道:“那孤绝前辈呢?他仍住在孤绝峰上么?”霍思神色一黯,立住不动。

    沈念卿心中咯噔一跳,已觉不妙。霍思凄然道:“师父……他老人家归寂了。”沈念卿心底一叹,想起那位武功卓绝的老人,虽然为人冷漠,可是他确是相助了自己,又收了思妹为徒,实在算得一位大恩人。

    霍思颤声道:“念卿哥哥,就在你离开的第三年,那年梅花正开,有一日我去拜见师父,他老人家便在山洞里圆寂了。我替师父守墓三年,这才来寻你。”说到这里,眼眶渐已湿润。

    沈念卿心中一痛,想到一代人物逝世,又想到思妹独自一人在峰顶待了三年,那该如何的煎熬,又觉酸楚不止,忍不住胸口一热,伸出双手将她抱住,在她耳边说道:“思妹,你是我在这世上至亲的亲人,让你受苦了。”

    霍思伏在他肩头,低声道:“不,念卿哥哥,你只身一人前往西域,吃得才叫苦头呢。”说到这里,忍不住破涕为笑,道:“念卿哥哥,我要你将这些年来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沈念卿心中一暖,他这些年来压抑了许久,早已心累神乏,不由得轻轻点头,道:“思妹,咱们先走罢。你瞧别人都盯着我二人呢。”

    霍思闻言脸上一红,忙与他分开。沈念卿瞧见她脸颊微红,心中想到了一处,忍不住笑出声来。

    二人携手同行走了一程,沈念卿在镇上买了一匹坐骑。就着夕阳,二人出了镇外,一路又往西行。

    行途之中,沈念卿讲起这些年的一切遭遇,于霍思他是真心的如亲人般的喜欢,当下从丐帮说起,将宝庄之事先说了,其后如何遇见昆仑寨大当家,如何解救丐帮弟子,二位长老又是如何被害死,他再如何误打误撞得到洛图经,便连阴阳谷一事也一并说了。对于霍思,他不想有半分的隐瞒。只是说到赢公子,只说她是苏盈,并没有提及秀姑娘,心想:“秀姑娘早已在记忆中死去了。”

    途中霍思一言不发,等到他说完,已是半夜时分。二人行到一处大石旁,便即停下。沈念卿去捡了木材生了一堆大火,向霍思赔罪道:“思妹,我对你不起,咱们唯有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将就一晚了。”他见霍思闷闷不乐,是以想逗她欢笑,未料得霍思只是轻轻点头,说道:“念卿哥哥,你还记得咱们在孤绝峰上么。”沈念卿笑道:“自然记得。那时候咱俩与秦氏兄妹常而去打猎,有时累了便在荒郊野外歇宿呢。”

    霍思道:“那时我半点武功半点也不会,总是害怕蛇啊蝎子啊,毒虫一类的。”沈念卿微笑道:“是啊,当年要我保护的小姑娘已经长发啦,现在武功可高强呢。”

    霍思举起手掌,轻轻在他胸膛打了一拳,笑道:“念卿哥哥,你取笑我。”沈念卿不敢避过,说道:“我哪有,思妹武功确实不低啊。”霍思道:“我本来以为武艺有成,便能帮你了呢,哪想到念卿哥哥武功更是绝伦。”说着又闷闷不乐,独自坐到了大石上。

    沈念卿跟着坐下,霍思见此将头撇过去,他便又坐到另一面。霍思又要扭头,被他扶住了肩头,说道:“好啦,思妹,咱们好些年不见,你怎么要生我的气呀?你知道我有时不大会说话,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谅。”霍思低头不去看他,心中实想:“笨蛋,你是笨蛋,我为什么要生气呀?”可是心中又似有什么憋着,忍不住不愿搭理他。这时她突然念起客栈中那位赢公子说的话“可惜,可惜,有的人实是天下一等一的笨蛋。”心想又想到:“是啊,她说的无不在理。”

    霍思念及此处,抬起头来,正色道:“念卿哥哥,你说起宝庄之事,那位女扮男装的赢公子为什么要这样待你?”沈念卿愕然,心想:“糟了,糟了。我该怎样跟思妹说?”他又回想起前些日子那一幕,苏盈跪地说的那番话。

    霍思见他神情恍惚,显然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本来性子柔和,实不愿逼迫这位朝思暮想的念卿哥哥,忍不住拟心自问:“念卿哥哥本来已经够累了,我为什么还要逼问他呢?”她放下心中的念头,微笑道:“念卿哥哥,过去的事不说也罢。”

    沈念卿颇为感激的瞧着她,心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她是我的思妹啊。”当下握住她手掌,柔声说道:“思妹,你听我慢慢说来。”便将当年如何遇见秀姑娘之事说了,说道:“前些日子我追踪莫掌门踪迹,不幸大伤,我亲眼瞧见她跪在地上,替我求情说‘从今往后,这世间再无苏盈,再无秀姑娘,唯有我赢公子一人。’”

    霍思闻言不语,心想:“那位姊姊当真用情极深,可惜她到底是鞑子贵族,生来便与我们不同道。”偷偷凝视他一眼,只见他凝眉不展,似有忧愁。霍思心念一动,张口问道:“念卿哥哥,你说她害死了二位长老?真的是她害死的么?”

    沈念卿叹道:“她已亲口承认了,纵然我万分不愿相信,那也是事实。”霍思道:“我看倒也未必。”沈念卿不愿再提及此事,说道:“思妹,咱们好容易相见,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罢。幸好你我两人都安然无恙。”

    霍思心中道:“念卿哥哥,你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她,替二位长老报仇雪恨。然而你不愿提及此事,已然暴露了心中所想。”她不愿说出来,再让他徒添烦恼,只是这想法久久在她脑中回荡,不能消散。忍不住想到:“那位姑娘爱慕着念卿哥哥,而念卿哥哥亦不愿杀她,心中不正是对她难以忘怀么?”顿时只觉心中酸苦。

    她这五年来时常半夜惊醒,梦中沈念卿孤身一人前往西域,体内寒毒不幸发作,从此再也瞧不见他。于是愈发苦练武功,只为早早前往西域寻他,助他。今日得见他武功卓绝,本该高高兴兴的,未料心头反而越发沉重。

    沈念卿见她沉默不愿说话,不免有些慌乱,忙问道:“思妹,你怎么啦?说些话好不好?我不愿瞧见你这样不开心。”霍思抱着双腿,凝视前方道:“念卿哥哥,咱们五年多没见了,你是不是早已忘了我啦?”言辞中又是疾苦又是酸楚。

    沈念卿心底一颤,说道:“怎么会?思妹,我这五年来时时牵挂着你。”霍思仍不愿瞧他,反而问道:“那好,念卿哥哥,你还记得当初你离开说的话么?”

    沈念卿微一回想,当即反省过来,心想:“思妹对我的情意显而易见,我实在好生愧疚。我第一回遇见思妹,她的爹爹被勾魂夺魄害死,幸而殷大哥出手救了她。从此她便与我一样孤苦无依。”霍思瞥见他似有愣住,忍不住轻咬嘴唇,暗暗道:“哼,原来早就忘的一干二净啦。”她索性跳下大石,走出了几步。

    沈念卿大为惊愕,忙纵身捉住她手臂,叫道:“思妹,你要去哪儿?”霍思幽幽道:“念卿哥哥你早忘记啦,你骗我。”沈念卿暗骂大意,心中又颇为感动,忙用双臂从后面环住她,微笑道:“思妹,我何曾忘记,我这就说给你听罢。”当下一字一句在她耳旁说道:“思妹,我瞧这顶峰梅林夭夭,宛如仙境一般,总不想离开。”

    霍思心中一喜,只觉他说话语气竟于当初一般无异,心念一动,说道:“那怎样行?念卿哥哥,你体内尚有寒毒,须得先寻到洛图经医治了。到时你若欢喜这里,再搬来这里长住不好么?”

    沈念卿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思妹真是顽皮,她竟也还记得当初说过的话,却是一字不差。便笑嘻嘻道:“好是好,可是难免美中不足,大是遗憾。”说完轻声一叹。

    霍思想起接下来的话,禁不住脸上一红,问道:“念卿哥哥,有什么遗憾的啊?”沈念卿道:“到时若只得我一人,岂非太过孤独寂寞,倒真如此峰孤绝之名啦。”霍思心头荡漾着甜蜜,笑道:“到时我陪着念卿哥哥你,不就好了么?”沈念卿忍不住笑道:“此话当真么?”

    霍思突然推开了他手臂,转过身来,就着夜色怔怔凝视他脸庞,低声道:“难道我还会骗念卿哥哥么?”语气中既含着幽怨又带着十分的坚决。

    沈念卿瞧着她这副神态模样,心中忍不住叹道:“我沈念卿何德何能,竟能让思妹这样待我?”他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唤道:“思妹。”

    霍思倚在他肩头,低声道:“念卿哥哥,你当真记得一清二楚么?”她虽是问这句话,然而此中意味已是不言而喻。

    沈念卿暗暗道:“思妹待我这样好,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便说道:“思妹,是我对你不起。”此时此刻,什么苏姑娘,秀姑娘早已抛之脑后,唯独牵挂眼前人。

    未料霍思轻轻推开了他,问道:“念卿哥哥,你当真放下了么?”沈念卿重重点头,这才见她展颜欢笑,火光之下,溶溶夜色,似朦如幻,说不出的诱人可爱。

    有没有票票的哟

    (本章完)

    新雅思答案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九幽洛图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友情链接:雅思枪手  gre代考  托福替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sat枪手  sat枪手  雅思答案  托福代考  托业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面授  act代考  雅思枪手  雅思自拍照代考  gre枪手  雅思面授  雅思答案  gre枪手  托福答案  托福答案  托业代考  托业代考  sat代考  gre代考  sat枪手  act代考  托业代考  sat替考  托福替考  托福答案  sat代考  sat答案  托业替考  act答案  sat代考  托福代考  gre枪手  sat替考  托福代考  托业答案  act枪手  雅思面授  act枪手  雅思答案  pte替考  cae代考  act代考  gre代考  gre答案  托业替考  gmat代考  雅思枪手  gre答案  托福枪手  雅思替考  act枪手  pte替考  act答案  雅思自拍照代考  托福答案  gre答案  托福答案  pte替考  托业答案  sat答案  雅思枪手  sat枪手  托福答案  act答案  cae代考  sat枪手  雅思替考  sat答案  sat枪手  act答案  act代考  雅思替考  托业答案  gre答案  sat答案  sat代考  sat替考  雅思答案  托福枪手  sat替考  sat替考  雅思枪手  雅思代考  act代考  sat替考  sat替考  托福枪手  雅思枪手  托福替考  pte替考  sat替考  托业代考  雅思面授